阿够ago

可拆可拟

【嘉成兄弟】人间烟火

刷碗的时候,内心跑过一个梗。

整天出差修桥铺路的伍以升跟不断升职加薪的谷医生。

曾以为是我十年后日常。

拥抱+x兄弟,拥抱深夜看文还评论红心蓝手的姑娘们。

孤独的人啊请抱抱自己。

-----------------------------------------

伍嘉成挣扎着从座位上醒过来的时候,邻座小孩也终于止住了哭声。

开始大喊“妈妈我们要着陆啦!”

伍嘉成摘了耳机,掏出耳塞,打开遮光板。

早晨的昆明像是用光浇筑的城市,还被造物主撒上一堆颜料勾芡。

伍嘉成有点饿了。


八点过七分,伍嘉成在机场大巴站点排队。

他的行李很少,挂在肩上一个包就是全部。

这个时间到达的人也少,大巴车发动的时候车上还有一半空位。

市中心那站过了之后就只剩四个人在车上了,一个司机,一个售票,一位中年人,一个伍嘉成。

“您再跟我说遍要去哪?我抄近路过去。”

这是司机当值的第一班,今天心情好,对剩下的两位特别客气。

中年人报了地址——是个新建的小区,司机接了句,“来昆明看孩子的?”

中年人笑起来,眼尾浮现两条皱纹,“来给孩子看孩子。”

“那你要小娃儿好早哟。是个男娃还是女娃娃哦?”

售票是个四五十岁的富态大妈,口音有点重。

“是个女儿,我外孙刚刚过一周岁。”

“好福气哟。”

伍嘉成听着他们的交谈,眼睛弯成两架弯弯的桥。


下了大巴还要再坐一趟公交,伍嘉成把刚才取下来的口罩又戴上了。

春末的昆明刚过九点就开始发热,伍嘉成被包压住的背部渗出一点点汗。

车上很凉快,出了汗的背部有点嗖嗖发凉。

应该不会有汗味吧,伍嘉成想。


小区门口连个门禁都没有,伍嘉成走进去的时候,遇到的唯一“安保人员”是条浅黄的土狗,躺在值班室朝伍嘉成摇了摇尾巴,眼睛都没睁开。

伍嘉成在随心所欲的楼号标注里迷了路,问了问在楼下花园晒太阳的准妈妈。

再往前走两栋楼。

以及,已经七个月啦,会是个夏天出生的宝宝。

“巨蟹座或者双子座都是很棒的宝宝啊。”


开门的时候废了一番功夫,在大西北收到的几把钥匙都长得差不多,贴着最新日期的那把才能打开门。

有砂锅咕噜噜的声音。有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

有喊“嘉成儿”的声音。

“怎么提前来了,也没告诉我一声。”

“新家还挺难找的吧?你是打车还是坐公交过来的。”

“刚做好早饭,或者午饭,你去碗橱拿两双筷子拿两个碗。我把汤盛出来就能吃饭了。”

伍嘉成闻见了厨房里谷嘉诚的味道,也闻见了谷嘉诚身上厨房的味道。


“这次回来我不想走了。”

盛汤的勺子顿了顿,“怎么啦,新公路修得不顺利?”

“粉尘太厉害。鼻子好像出了点问题,分段让我回来检查检查,养养身体。”

“那成,明天我上班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老韩还在呼吸科么?”

“快升主任啦。”

“明天不让他给我检查。”

“好好好。”


“抱抱。”

人间的味道。

烟火的味道。

谷嘉诚的味道。


FIN


评论(27)
热度(42)
  1. 爱傲娇的蓝色凤梨星人阿够ago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风格好棒~够够我还想看年下line(⁄ ⁄•⁄ω⁄•⁄ ⁄)ྉྉྉ

© 阿够a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