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够ago

可拆可拟

【沐够】马尾

能自己不要face的写自己的cp,你够今天脸比冬天的雾霾厚。
沐够大旗永不倒。

冬天街上散不去的晨霾跟嘴巴里呼出的白雾,哪个更让人看不清呢。
他说是哈气,会把眼镜模糊。
我自觉的掏出眼镜布递过去。
他没还我。
反正我早就开始戴隐形,装着眼镜布除了擦手机屏幕。
再除了给他用,就没别的用了。

我俩习惯早一站下公交车买早饭,提着包子喝着豆浆晃悠悠进校门。
晃悠悠的,还有马尾的马尾。
我不知道马尾叫什么名字,甚至没见过她正脸几次。 沐沐看到她后手里的包子都不会晃了,跟小提琴考级那会儿一样严肃端正。
我在他身边啃热乎乎的包子,反正。
反正马尾在的时候,我做多么不女生的事他都不管我。 他又看不见我。

高二下学期他去帝都试了一把艺考的深浅,自己一个人抱着大提琴去的,回来路上找我聊天。
我突然想起自从我学完吉他而他小提琴满级,就再没跟他聊过音乐艺术灵魂远方什么的。
“你还会摁几个和弦啊?”我躲在厕所里听他发的嘲笑。
我无名指的茧子都蜕没了。
我能甩起来躁起来的头发都短到肩膀了。
我一直没马尾啊。

后来我去了离家不远的学校,他推着琴跟箱子过机场安检的时候,我已经开学了。
晃悠悠的豆浆包子换成了凌晨两点还能叫外卖的铁板炒饭,刘海长到挡画图视线之后被鲨鱼夹别上去,手腕上常年挂着黑色发圈。
炒饭吃太快噎到了,今天送的饮料是豆奶。
嘴里甜不甜咸不咸的味,跟恢复正常吞咽的咽喉。
脑子乱乱的,忘了这是凌晨三点就回了爸妈短信。
“好呀,假期为你们空出来,来看我吧。”
短信不能撤回啊。

我背着装作业的筒朝停在宿舍楼外的车跑过去。
制图书力学书在包里一跳一跳地往下坠。
我想起以前我背吉他他背小提琴从琴行回家的时候。
人行道还剩10秒绿灯,跑起来时肩膀也这个感觉。
其实是没这么沉的,他总是觉得吉他比小提琴沉,最后两个包都是他背。
所以下一个剩10秒的绿灯就只剩下我跑乱的短发。

妈妈提着保温壶从后座下来,爸爸拿着相机从后座下来。
他从驾驶座上下来。
书包给他,画筒也给他。
“你怎么一见面又开始麻烦沐沐啦。”妈妈骂我。
我笑起来,他也笑起来。
初春的天说变就变,风吹起来我的头发。
“梅超风哈哈哈。”
我生气,要把东西拿回来自己背。
“几本书算什么,这有个更沉的东西给你提。”
五指伸展开来,白净还有些泛红的手心。

可能,散着的头发,更容易在人心上挠痒痒吧。

评论(23)
热度(22)
  1. 爱傲娇的蓝色凤梨星人阿够ago 转载了此文字
    扛起沐够大旗
  2. 今天的我也如此可爱阿够ago 转载了此文字
    作为沐够第一篇粮的生产者,看见后续有粮我心甚慰。

© 阿够a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