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够ago

可拆可拟

【OW】【AU】【双飞组】不见高塔 04

先因为自己沉迷出去浪跟沉迷新年活动忘记更新一个猛虎落地式下跪道歉

大家开到喜欢的皮肤了没~

——————————————————

    “——那后来呢后来呢?!”小美在屏幕那边兴奋地握紧马克杯,水蒸气把她的眼镜雾湿,“啊呀你快组织一下语言,我擦下眼镜~”

    安吉拉习惯性地咬起了指甲,皱了下眉,又歪头笑了起来。

    “我又不搞gay。”

    小美凑近摄像头,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安吉拉,我有个Phd是在你们学校读的,虽然你那个时候已经毕业了,但齐格勒助教负责的课——”

    “我可没因为师生恋抬高分数啊!”安吉拉挥舞着面膜包装袋强调。

    “我只是听说有个助教因为把女朋友final挂了在办公室差点出柜……”小美喝一口奶茶,“不过也跟出了差不多了,我导师说的时候可是一脸心疼你。”

    安吉拉干脆把面膜扔在了桌子上,面如死灰,“我说你导师一个中国妇女怎么从来不问我的婚姻,我每次回去都特意戴个戒指在无名指上!”

    美喝奶茶喝到一半呛到了,咳嗽半天终于想起本次视频电话的非科研主题是办公室恋情到底怎么样了,“差点让你逃过去了!后面到底怎么了!!”

    安吉拉又咬起指甲,看到美指指自己的手,又规规矩矩把手收回去。

    “后来我就说了我刚刚说的那句话。”

     

    安吉拉初心是想问法瑞尔赶上班这么紧吃饭没,没吃饭自然也没吃药,没吃药自然要低头在病人档案上记录——

    可她今天没穿习惯的白大褂,没扎习惯的马尾,自然也没病人档案可记录。

    法瑞尔也不是她习惯的病号服,虚弱地醒着或者安静地睡着,躺在病床上。

    十厘米的身高差,再加上她低着头,法瑞尔衬衣深蓝色的滚边自然让她想起了留校任教的那几年,以及结束时几乎公开处刑她的那位前任。

    心中一热,慌张与公开场合谈论这些的压迫感一起袭来,安吉拉一开口,就判了法瑞尔死刑。

    “我不搞基,别拿我练手或者找乐子。”

    之后研发部罕见的粉红泡泡就消失了,安吉拉也自觉对法瑞尔前后态度差异实在悬殊,又觉得不过相隔10分钟大家一起公开性向实在荒唐,自己先乱了阵脚。

    法瑞尔也觉得自己今天早上像被人狠揍或者黑掉了脑子,抓起会议桌上一支笔说是莉娜的,打算遁走。

    安吉拉还想补救,捡起之前没开始的话题,“你吃药了么?”

    法瑞尔老老实实交代,“吃了。”

    “那你吃饭了么?”

    “还没。”

    “怪不得。”安吉拉整整头发清清嗓子,“饭后服用饭后服用,现在药吸收这么快,你今上午都会因为肾上腺素分泌过多情绪波动,快回办公室躲着免得咬到别人吧。”

    安吉拉在心里从大学老师数起一个个道歉,我为了安抚病人情绪,没有办法。

    后来俩人一个跑去找莉娜还笔,一个赶紧逃离是非之地。

    围观群众早就跟莉娜确认完情报返回岗位,安吉拉出研发部到出公司的一段路走的像维密开场——单纯说关注度。

     

    小美听完以后沉默了一会,又晃了晃没多少奶茶的杯子,突然冲正在贴面膜的安吉拉说,“这不就是校园爱情故事一样的发展么,你们两个都这么慌张,这叫做A deer in your heart啊!”

    安吉拉很想把面膜包装上印的【抗氧化】【去皱】【焕肤】甩到摄像头上。

    又听到一句“果然再懂医学,女人对于护肤,还是单纯的像个只有钱的傻子。”

    安吉拉已经决定了贴好面膜就去手撕小美。

    小美喝完最后一口奶茶,“我这边很晚啦,詹米森要我早早睡,我先去洗脸,今天就聊到这里啦~”

    安吉拉刚想指出北京时间不过九点半,就听到一声模糊的“baby”。

    小美歉意地笑,“詹米森喊我啦,第一次带他回家,我跟他都要好好表现,你也要加油,早日开始你的校园爱情故事哦~”

    最后结束画面是小美指向心脏地方向,暗示deer in your heart。

    安吉拉恨恨地又怕拉扯面膜地说,“心里的小鹿,死了。”

     

    法瑞尔只觉得自己是医药诈骗的受害者,特别是今天已经到了约好的第三天后的第三天。

    伤口依然没发炎,伤残鉴定是不用做了,可也该拆线了。

    可自己的主治医师仿佛把她忘记了,鼓起勇气电话预约,医院却说齐格勒博士今天三台手术,今天是没空了。

    我辛辛苦苦给公司干了这么久,公司花大把钱请你照顾我,我该拆线了,你还忙你那手术,忙手术也就算了,每日询问也没了,病人逃避复诊也不管,救死就不扶伤了吗!

    法瑞尔很激动很气鼓鼓地站起来决定今天就要去医院把这个线拆了,还有,要告诉安吉拉歧视同性恋是不对的。

    “欸我说你这都站起来第几回了,要去厨房洗苹果吃的话就帮我带一个,行还是不行啊。”赛特娅抱着电脑疯狂调试监控系统跟通信系统,俗称加班。

    法瑞尔觉得能拖一会还是拖一会吧,进厨房洗苹果。

    “你是不是也没吃早饭啊,咱俩一人一杯燕麦牛奶怎么样——”赛特娅声音冷不丁从微波炉里传出来。

    “能不能放过我们家的家电啊!至少放过微波炉!我还以为你加班加到要自杀了!”

    “我看你怕医院也是怕疯了站起来坐下多少次还不去,你药都吃没了还不拆线,打算缝缝补补又三年吗?”

    “马上就去拿药!”法瑞尔从厨房走出来,举着两个苹果,一个咬了一口,“你等Sombra抢救完公司服务器回来,再吃早饭吧!再见!”

     

    法瑞尔在努力回想很久之后宣布放弃,她实在记不清楚安吉拉给开的某一种药叫什么了,而且那份药刚好是在办公室换药之后安吉拉拿给她的,安吉拉没写在病人档案里。

    药剂师也耸肩表示拿不了,但表示可以打电话给齐格勒博士。

    法瑞尔很怕安吉拉直接表示不想见这位病患,在玻璃窗外尴尬地解锁手机锁定手机解锁锁定解……

    “齐格勒医生让你直接过去,她刚下一台手术,写好处方后,你去住院楼的药房拿会近一点。”

     

    当法瑞尔进办公室时,安吉拉已经坐好等着了,旁边有个有些陌生的医生,但安吉拉只是抬头问问题低头写处方,法瑞尔想说下拆线的事,可安吉拉跟她根本没眼神交流。

    安吉拉签完名字的瞬间法瑞尔松了口气,刚想张嘴,认识的护士小妹推着推车进了办公室,剪子镊子跟很多刀子。

    “拆线呗。”安吉拉合上笔盖,“自己能脱衣服吧,进里间等一下,我洗手。”

    法瑞尔想先承认自己没主动来复诊的错误,又觉得只是暴露了性向就被冷落真的委屈,犹犹豫豫。

    安吉拉拍拍法瑞尔左肩,像说了句悄悄话般凑近了一些,但用的是正常的音量。

    “还跟我玩冷战?要不是今天有一起手术的医生在这,我拿切骨刀给你拆线。”

     

    法瑞尔颤颤巍巍走进里间,心跳加速。

    安吉拉脚步轻快走向洗手间,心跳加速。

     

    等等等等,这个欢(慌)快(张)的心跳速率,像是有只小鹿在心里啊。

【TBC】

期待大家跟我沟通剧情发展
我努力避开所有猜想😃

评论(14)
热度(53)
  1. 最爱小鹰法芮尔阿够ago 转载了此文字
  2. 法鹰家有个天使阿够ago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够ago | Powered by LOFTER